您所在的位置:九五至尊南京251366 > 企业规划 >

楼上的空屋
【企业规划】 发布时间:06-21

  楼上的空屋

 

  想想当年的老三届,有时便感觉自己这一代活的特平淡,特空虚。待要看看时下时尚有为青年们的多彩生活,便更加汗颜,心里莫名的惆怅。以至于每每要在人前谈起大学里的生活时,便多是一些诡异玄虚之事,以掩盖心头那一份失落。

  大四下半期,各门惹人忧愁的功课基本已经修完。只剩下一篇最后的毕业论文,因为有了指导老师的暗自承诺,心中底气十足。一下子,时间就变得闲得不得了。加上已在学校里混了近四个年头,经过了醉、生、梦、死各一年的全过程修练,而又处在最后的半死状态,所以功力早已能压下刚入校门时的那种燥动,而昏昏厄厄地置于寝室中闭关修养。

  这也难怪,想当时的环

  境,计算机还多是用于工业自动化控制的单板机,今时常用的窗口系统,那时还是闻所未闻,更不用说互联网了。记忆里当时最奢侈的事,也莫过于去茶馆摆摆龙门阵,去录相厅看上一晚上的通宵录相。而由于在前三年里,早已透支了过多的儿女情长,以至于艳名远播,mm们对我是敬而远之,而我也就正好心如止水,落个清静,有时间和精力去做些自己的事情。

  说到自己的事情,就不得不说说寝室上面的空屋。可以说,它一直是我心里的一个结。话要从大二那年说起,记得那是一个夏天的夜晚,我和几个校外的朋友在茶馆摆了一下午的龙门阵后,大家余兴未尽,便又找到一家小酒店,大家连喝带聊,待到酒尽人散时,一看时间,却已过了午夜了。迎着外面漂洒的小雨,摇摇晃晃地回到学校,然后轻车熟路的从学校侧墙的缺口一跃而入,悄无声息,尽管喝了酒,整个动作却是一气呵成,绝不拖泥带水,当下心底便有几分得意。

  一边轻哼着小雨来得正是时侯,一边朝着宿舍楼走去。待走到宿舍楼下时,无意中习惯性抬头朝自己寝室的窗口看了一眼,只见整个大楼一片漆黑,却只有我们的窗户里还亮着灯,确切地说,应该是闪着灯。因为那灯光一亮一灭的闪着,就象是有人在反复的开关一样,也不对,应该是比人反复开关的速度要快,所以只能用闪去形容。当时也不及细想,扶着楼梯晃上了楼,费了半天劲好容易打开门,进到屋里,没发现什么闪光,从呼噜声,就能判断,同寝室的三个哥们早已都到齐了。头这会儿开始感觉到酒精的报复,一跳一跳的涨痛,眼皮儿也象注了铅,几步蹭到床边,也没脱衣服倒头便睡。

  第二天早上起来,问起昨晚谁在屋里弄灯来着,谁都不承认。而且一致认定,我是饮酒过度看花了眼,结果是弄到最后,连我自己也开始怀疑昨晚是否真的看见那闪光。

  过了半个月,又是一个云厚天黑,风雨交加的夜晚,陪新认识的外校女友看完午夜场,略带几分亢奋地回到学校,走到宿舍楼下时,便又看到了上次的一幕。不同的是,这次我可没有喝酒,虽然略有兴奋,头脑却绝对清醒,所以肯定不会眼花。另外,这一次,我也看清,那闪灯的窗口,不是我们的寝室,而是我们寝室正上面的屋子。

  在那以后,我又数次看到了这个诡异的现象,说它诡异,是因为我知道,我们楼上的那一层楼,早就莫名其妙地被学校给封了,根本就没有人住,在走廊的大门上,挂着一把大号的挂锁。曾经私下问过很多人,都没有人知道学校为什么会封了那层楼。而现在那层明明没有人的楼里,却出现了那诡异的闪光,而且最让人心里发毛的是,那闪光的屋子又偏偏在我们寝室的正上面。因为每次看见那闪光,总是自己单独一个人,所以当我几次把这个事情告诉同室的哥们,欲共商对策之时,皆被视为恶意搞怪,编事吓人,于是自叹平日里,做恶太多,以至于落得个同门兄弟都无法信任。

  后续的两年里,闪光时隐时现,而我也穷于应付功课及内外交际,无瑕再去顾及。直到现在,再有半年就毕业了,我的时间反倒一下充裕了起来。于是这个藏在我心里的结便又时不时的钻进我的脑海。由其当我一个人在寝室里,躺在床上胡思乱想时,那闪光就象一个幽灵般在我的脑海及眼前晃来晃去。各种奇怪的念头和幻觉不断的出现,安静的时侯,我有时似乎能听见楼上的地板会传来一阵阵沙沙的磨擦声音,又有时,当我晚上躺在床上,看着窗外时,便会好象看见一些象女人的头发一样的发丝,从窗口缓缓地垂下,挂在玻璃外面,随风飘动。每当这种时侯,我都会感觉自己汗毛倒竖,血直往头上涌。我想,如果我再不去把这事情搞清楚,也许我真的会彻底疯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