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九五至尊南京251366 > 企业规划 >

带血痕的玻璃杯
【企业规划】 发布时间:06-21

  带血痕的玻璃杯

 

  你见过玻璃杯吗?

  当然见过了。

  那你见过这个吗?

  没有。它有什么特别的吗?

  你没发现它很漂亮吗?

  哦!它真的很漂亮,仿佛有生命一般的晶莹剔透。你是怎么做成的?

  嘘……这是秘密!

  经过漫长的60天,王昊回来了,灿烂的笑容表明终于完成了一件完美的作品。他紧紧拥着我娇小的身躯,不停地吻我已是满脸泪痕的脸庞。我激动地回吻着他,望着那张因劳累而憔悴的脸,抽噎着说不出一句话来。

  你看。他小心翼翼从包里取出用纸包着的严严实实的东西,慢慢将它放在木质茶几上,细心地把纸剥开,一件美丽绝伦而充满灵气的玻璃器皿清晰浮现在我的眼前。

  夏日的阳光从落地玻璃窗外射进屋内,细微的灰尘在空气中漂浮着左右摇摆,在阳光的反射下家具泛出深棕色的光泽,那只玻璃杯在褐色茶几的映衬下显得孤傲而充满生机。它的确很美,约有半米高的身姿被紫色包围着,在黑色底座和翠绿色瓶口的掩映中泛出强烈而柔和的光线,就象冷艳的少女在林中漫步。

  瞧,她伫立在底座上,露出纤细的腰肢,丰腴的胸和臀部夸张的向外延伸,臂膀在天空的感召下圈成环形,遮拦了虚幻的脸。她只是静静地立在那里,却仿佛随时就要翩翩起舞,用灵动的躯体融化每一个看她、观赏她的人。这把抽象的艺术境界在玻璃载体上发挥到极至的器皿,用它自己冷色的搭配在阳光暖色的映照下凸现着离奇而怪异的美。我静静欣赏着它带来的视觉冲击,浑然忘记了身边的丈夫。

  嘿,看傻了。昊轻轻地推了推我,去给我弄些吃的。我从梦幻中收回思绪,快速地亲了他一下,向厨房走去。

  饭没有吃完。在黄昏的余光下,我坐在他的腿上抚摸着他坚厚的胸膛,感觉到他气息在急速的变化。之后,我们拥裹在弥漫着温暖的床上,热烈而激情地释放着能量,直到筋疲力尽后沉沉睡去。

  不知不觉间夜已经深了,黑暗包围了一切。窗外的法国梧桐树枝叶茂密,在风的抚摸下不停战栗。它巨大的枝条轻微地晃动,象章鱼的触角在窗棂上游弋。这经过五十多年历史洗礼的老树,

  用斑驳的躯干验证着大自然无微不至的关怀,淡黄色的树皮象鱼鳞般的片片翻起、剥落,露出白色的树干,在雨水的侵蚀和阳光的抚慰下,演变成褐色或浅黑色的斑块,犹如垂暮老人眉目间的瘢痕一样表明它岁月的痕迹。

  它的枝条依旧繁密,在深绿色的叶片映衬下显现出夸张的气势,向四周没有阻挡的空间奋力地延伸。然而现在,这些都隐藏在无边的黑幕之中,在浓云掩映的月光下只能看见它浅显的身影在风中摇曳。

  客厅中发出了轻微的响声,象鱼在水中没有氧气一样浮在水面上吧嗒、吧嗒的喘息,在夜深的屋里显得十分的刺耳。

  我恰好醒来,听见那声音在空气中弥漫。初时,声音很小,只有细微的一丝,不仔细是听不见的。在时间的流逝中,声音越来越大,频率越来越快,由缺氧的鱼变成急速奔跑的野兽。我看了看手表,两点三十分,夜光的指针在绿色荧光中清晰地组成一个稍大的直角。

  昊,你听见了吗?我推了推身边熟睡的丈夫。

  嗯……他哼唧着翻身,又沉沉睡去。

  我手颤抖着用劲推他,他依旧没有醒来。我穿上拖鞋,轻轻地走到卧室的门口。屋内漆黑一片,只有从窗帘的覆盖下勉强挤进微弱的光线。我扶着门框向客厅看去,家具包围在黑暗中,浮现出淡淡的轮廓。声音依旧在客厅中浮现,由轻到重,又由重到轻,空气中弥散着诡异的气氛。

  我尽量控制住不使自己跌倒在地上,但后背禁不住阵阵发凉。窗外的风沉重地摇着梧桐树的枝叶,在窗帘上投下灰黑的影,象地狱间幽灵神秘的舞蹈。我回头看了一下昊,他依旧在香甜的梦乡,还发出轻微的鼾声。

  突然,我鼓足勇气向客厅门边的开关跑去。脚步声和怪异的声音交织在一起,象不和谐的交响乐发出参差不齐的声音。灯亮了,怪异的声音嘎然而止,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屋里一切正常。声音是从茶几上发出来的,那里只有那件美丽的玻璃工艺品。我紧张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与平常并没有什么两样,但确实又与平常不一样。怪异的气氛并没有因为声音的消失而消散,反而愈加的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