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九五至尊南京251366 > 联系我们 >

你的眼球将永远注视我的身影
【联系我们】 发布时间:06-21

  

  你的眼球将永远注视我的身影

 

  (1)一具残骨

  我把那堆血柔模糊的残骨埋到河畔一个鲜少行人的角落后,就在那里住了下来。

  那时候,这条河还没有名字。河水清而悠长,泛着铮铮的寒光自西而来又向东而去。

  河底有一层厚厚的淤泥,躺在上面感觉很柔软也很滑腻。

  其中有一处的淤泥在岁月的沉积下已有三尺高,上面密密实实的寄生了一大块墨绿色的苔草,那便是我的居所了。

  有时候遇到阴雨的天气,河水变得很混浊,河面烟雨迷?。我便会浮到河面去看看那埋在河畔的尸骨是否被上涨的河水所淹没。

  除此之外的大多数时间我都呆在黑漆漆的河底等待一些意外的访客。他们都是被上天所憎恶的灵魂,命运就如这冰冷的河水一般身不由己,非常悲凉。

  我的第一个访客是个贫困潦倒的秀才。当我顺着从他身体里散发出的那抹浓浓的血腥味找到他时,他已经被饥饿的鱼类啃食得支零破碎,面目全非。

  我已经全然分辨不出这具只剩下零零散散的肉丝挂在上面的白骨是否属于一个人类。

  就像很多年前我看见自己那堆粘稠的血肉被零乱的抛在院里一样,那种无法描述的恶心和?志逶俅蜗砹宋摇?/p>

  我拼命地忍住想呕吐的冲动,突然而来的访客让我措手不及,慌乱之中竟忘记了我根本无需强忍,现在的我早已丧失了做人的生理反应。

  几天后,这具带给我无比恐慌的残躯被人们打捞了上去。我躲在水面下观赏岸上所上演的一出闹剧。

  围观人群对那具惨不忍睹的尸骨指手划脚,七嘴八舌间竟也道清了他的身世。

  原来是一个苦命的秀才。金陵人士,自幼父亲病逝,与母相依为命,十年寒窗本想考取个功名光宗耀祖,谁料不慎得罪了考官,被暗中换了考卷,自然名落孙山。

  这倒也罢,在收拾行李回乡的路途中又惨遭山匪打劫,多年积攒的财物被洗劫一空。

  精神上的双重打击使他一病不起,一月之内形如枯木。

  亏了家中的八旬老母买了仅存的一亩贫田,用换得的两贯铜钱走东求西给他讨了个媳妇冲喜,他这身子才逐渐康复起来。

  老天爷似乎总是和穷人过不去,他并没有因此时来运转,而是陷入了另一个巨大的苦难之中。

  他媳妇虽是穷人家的闺女,模样却很标致。这一点点老天爷的恩赐竟变成了让他家破人亡的祸根。

  金陵太守之子在某个闲来无聊的黄昏,使神迷的走在街市里,正好与正在街头卖纱的她擦身而过。她只是一个无意的回眸就迷得太守之子神情恍惚,下定决心把她弄到身边侍奉自己。

  接下来的自然就是一场贫穷与富贵,卑微与高贵?的战争

  先是银子战术。

  一堆堆白花花的银子被铺到秀才那摇摇欲坠的茅屋里。由于整个屋里无法找到一张牢实的可供摆放物品的桌子,那些象征着富贵同时也象征着丑陋银子全堆在凹凸不平、青苔遍布的地上。白茫茫的一片光映照着黑漆漆的茅屋,刺痛了秀才的双眼。

  讽刺,命运的讽刺!

  秀才半生追名逐利,未果,抑郁成疾。而只是为了冲喜迎进门的媳妇却胜过了他十年寒窗的苦读。要功名利禄?要荣华富贵?可以!只需他一纸薄薄地休书。

  一个人的欲望在确定无法得到满足之后,就会被怨愤封锁到灵魂的深处。而某一天当外界的诱惑化成一条吐着信子的毒蛇钻进这道紧锁的大门时,蛇就会咬断束缚欲望的枷锁,让其被赤裸裸地释放出来。

  秀才的欲望就在顷刻之间暴露得淋漓尽致。

  他不能放弃这从天而降的喜事,天上掉下个冒油的馅饼,正好落在嘴边,谁能不张嘴咬它一口?

  太守承诺只要他按着他们的意志行事,金陵附近一个郡的郡守之位就非他莫属。

  光宗耀祖啊!

  他咬破了拇指,高高地将它翘起,然后在一纸墨迹未干的休书上狠狠的摁下了一个血红的指樱一个高贵的灵魂自此宣布跌进粪坑。

  一张卖妻契由此同时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