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九五至尊南京251366 > 联系我们 >

台北一夜
【联系我们】 发布时间:06-21

  台北一夜

 

  台北,像一个迟暮的美人,虽然丰韵犹存,但早已风华不再,为数不多的高楼与上海无法相比。马路狭窄,各种车辆挤成一团,在橄榄树和棕榈树的浓荫下缓慢爬行。

  台北的白天的确没有什么新奇之处,但是夜晚还是有许多有趣的地方,美食夜市、酒吧是台北一大特色,带你到西门町逛逛吧。的士司机说着还冲我笑笑,表情很暧昧。

  我想找特色的台湾小吃。我说,来台湾之前,对台湾名望十分敬仰。

  台湾小吃主要在西门町的夜市,无非是粥粉汤面、卤煮烧烤什么的,你们大陆都有,西门町最大的特点是美女多,呵呵……哦,到了,谢谢你一百五十块。

  一下出租车,鼻孔里便钻进来一股香风,偏头一看,三个衣着性感的女子妙龄少女正从我身边走过,看得出,几位青春尤物对自己的身体非常自信、骄傲,众目睽睽之下的步伐充满得意。我正陶醉在视觉盛宴中,被一个高大的家伙撞了一下脑袋,抬头一看,看见的是一行繁体中文字——你寂寞吗?我身高161,体重43kg,19岁,身材匀称,可爱丰满,急需帮忙,不二价9000,电话xxxxxx,小媚,等你哦!

  我撞到的是电线杆,台湾人贴在电线杆上的不是治疗性病广告,而是这种交友广告,看上去,很象传说中的日式援助交往。

  夕阳下的街头,街边店面打着昏暗的灯光配着张扬的颜色,不时传出另类的音乐声,着装怪异的行人大都年纪轻轻,染着各色的头发,超短裙女孩漫无目的的徘徊着,年轻情侣在街头接吻,三五成群地站在街边……这就是灯红酒绿的台北著名娱乐街——西门町。

  华灯初放时,我找到了夜市集中区,以扫大街的方式东吃一个汤包,西啃一串烧烤,填饱了肚子,之后,就到了饱暖思淫欲的时辰,既然酒是色媒人,我随意走进了一家酒吧。

  多年前,我走进的第一家酒吧叫金台北,是一个就台湾人到上海开的,那间酒吧里弥漫着放纵的气氛,白领女士们都摆脱了白天的矜持,着装性感,谈吐热情,酒吧里的气氛暧昧狂野,一曲节奏鼓点终了,狂舞的人群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气,更加刺激性感的舞曲响了起来。

  现在进到了真正的台北酒吧,感觉气氛大不一样,进门后,看不见令人昏眩的灯光,角落里也不见没有那些呕吐的男人。

  灯光幽暗,乐曲幽雅,酒吧里面的陈设布置充满了女性味。

  独自坐在高脚椅上,要了一杯杰克丹尼。

  我不喜欢喝酒,但我喜欢浸泡在酒吧里,沉醉在那种气氛中,最终被狂歌劲舞燃烧身心。

  太安静的酒吧虽然有些无聊,但我很快适应了这种气氛,可以感受到四周黑暗中红男绿女们的骚动,这种气氛可以像酒精一样慢慢渗透到血液中,在不动声色的状态下纵情声色。

  突然想抽烟,摸摸身上没了,叫过酒保来,他说只有健牌。

  我点着一只烟,一只手玩弄着烟盒,洁白的烟盒在昏灯下显得有些古灵精怪,我用食指,压住烟盒边沿,让它弹起,又落回去,然后再把烟盒放在手指间倒来倒去,像玩弄着一张扑克牌。

  玩够了,我把烟盒竖立起来,欣赏健牌烟标。

  突然,我发现旁椅子上多了一人——一个美女。

  她向我伸出手,是一只白皙润滑,保养很好的手。

  我递打开烟盒盖递了过去。

  看来你很强哦。她说,并用眼光上下打量我,听起来,她的语调极其自然,昏灯下看不出她的年龄,但可以感觉得到她的目光里充满挑衅。

  有那种目光的女人,内心一定有不安的成分。

  我为她点着香烟。

  她似乎很用力地吸了一口,然后缓缓地吐出烟圈,脸上的神情变幻不定,摇曳生姿。

  我叫sanke,小姐怎么称呼?

  may……

  语调里含着一股台北女人特有的嗲味,一开口,闽南语演化过来一种特有韵味,娇滴滴地,听起来比大陆女人要诱人的多,那股子柔情蜜意让人的心都酥了。

  喝杯酒?我建议道。

  好啊,你有什么好推荐?

  杰克丹尼,如何?加兑一些姜汁汽水、冰块、点几滴鲜柠檬汁,你能喝出十二年blueblood的味道。